Global Education Monitoring Report

筹资问题

全球教育监测报告 2020

第21章

圖片來源:Sanja Knezevic /開放社會基金會

在全球范围内,2018年公共教育支出中位数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.4%,占政府支出总额的13.8%,而 《2030年教育行动框架》确定的门槛值分别为4%和15%。在可以提供相关数据的141个国家中,共有47个 国家(约三分之一)没有达到任何一项标准,比前一年增加了4个,而报告了数据的国家数量减少了7个。 由于报告支出数据的国家每年都有变化,需要计算一致的时间序列。2000至2018年间,教育支出在国内 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停滞不前,但这种情况掩盖了不同地区之间的巨大差异,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提高了 1.7个百分点,北非和西亚则下降了0.5个百分点(图7)。

2005年以来,援助水平始终保持在主要捐助国国民总收入的0.3%左右。在此期间,援助在低收入国 家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持续下降,2014年为7.9%,直到2018年反弹至9.1%。2018年的教育援助达到了 创纪录的156亿美元,但其中用于基础教育和中 等教育以及需求最大的低收入和中等偏低收入 国家的资金最多不过47%(74亿美元)。2012 至2019年,针对教育的人道主义援助增加了四 倍,达到7.05亿美元。

经合组织正在修改关于援助的定义和计 算援助的方法。新的“官方可持续发展支助总 量”预计将对教育产生影响。按照全球教育伙 伴关系等多边机制的新规则,将减少此前没有 分配给各国的教育援助的比例。将为人道主义 援助提供各不同部门领域的信息。促进全球公 益、政策咨询服务和研究工作也将被单独列 出。只有优惠贷款的赠款部分才被算作援助。

国家越贫困,家庭支出在教育经费中所占 比例就越高。少数几个国家的数据表明,欧洲 和北美的中位数为国内生产总值的0.5%,而撒 哈拉以南非洲为1.9%。家庭支出往往是为弥补 政府支出不足:9个国家的家庭教育支出至少占 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.5%,而其中6国的政府教 育支出还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%。在子女教育 支出问题上,家庭可能会表现出性别偏见,但 程度因具体情况而异。